CNEX阅影沙龙侧记:从《我的泰国新娘》看大众对婚姻的想像

2020-06-06 440浏览 32评论 29赞

CNEX阅影沙龙侧记:从《我的泰国新娘》看大众对婚姻的想像

书与青鸟,在複杂纷乱的尘世中,从书本的青鸟进入灵魂独处的世界,思考书跟现实的连结、人和作者的知识脉络并深入自我,从中谱成一幅澄澈灵魂的意象。书店原始建筑的三角形窗,传递一个人无法独自生存的,需与大自然孕育共生,青鸟能穿越其中并互补于不同层次里,在面临世俗环境中始终坚守信仰。让阅读重新定义自己的灵魂,让书店因独立而自由。

横向拉出阅读为纬线、纵轴则以纪录片为经线,每个交点都是认识自我与世界的定位。由CNEX与青鸟书店合作的「阅影沙龙」,每一次将选择一个主题、一部影片,在放映后由与谈人与在座的观众互相分享彼此的想法,透过对话及相关书籍的策展,让各式内容与观点走进观众的生命里。

甫过完对台湾人来说喜气洋洋的二月,不只是因为与家人围炉过年的喜悦,还有与「情人」有关的特别日子,让街上四溢着甜蜜的粉红泡泡。而这些其实是爱情的不同阶段。因此三月的阅影沙龙以「爱情百科」作为主题,从各种爱情的模样中,挑选出「异国婚姻」的切片,经由《我的泰国新娘》一窥其样貌。

来自英国的中年男子泰德,因工作需求来到泰国,在酒吧遇见泰国女子蒂普。「被蒂普需要」这件事成为泰德肯定自我存在与价值的关键,因此他带着全部的家产来到泰北与蒂普结婚并共同生活。没想到剧情急转直下,婚后的蒂普似乎不再「爱」着泰德,而影片最后的画面则结束在泰德搭上飞机回英国。看似悲剧收场的故事,就像童话故事的后续般,揭露现实的真相。

这次阅影沙龙的映后讨论由CNEX纪实频道总监Heimu主持,并邀请青年NGO工作者陈凯翔一同与谈。阅影沙龙特别的地方在于映后讨论的主角,其实是每一位到场的观众。在书店不大的空间里,大家像聊天一般分享、回应彼此的想法,即便是同一部影片的放映,每一场沙龙都将是独一无二的经验。在每一次发言的过程中,更加确信留在彼此脑海里、离开书店后会被带走的知识与讯息是什幺。

Heimu抛出「大家认为影片好与不好的地方在哪」的问题时,收到这些回应:一名高中老师说,她认为影片的女方比较务实,在结婚后考虑的是生活,男方却仍旧无所事事想着放鬆玩乐。她提到,身边的女性朋友有时会以「家俱」戏称已经没感觉的伴侣。另一位观众则联想到前阵子讨论度很高的日剧《月薪娇妻》,该剧讨论的是女性在家庭中的劳务角色。「对婚姻角色有某种期待,而忽略作为一个人应该有的尊重与人生意义。」也有观众提到,「婚姻」似乎被过度神圣化,很多时候并不是因为彼此相爱才结婚。最后,一名两天后準备结婚的準新郎说,此刻的他非常有感触,因为走入婚姻的确有许多现实的问题要面对。另外他在影片中看到,西方国家长期是经济优势的地方,不同的生长背景也可能导致异国恋中的价值冲突。

作为one-forty的共同创办人,陈凯翔对于台湾外籍配偶的状况也有些关注。他提到,今年台湾已有五十二万名外籍配偶,其中来自中国大陆的有三十五万人,剩下的十七万人来自东南亚国家,由外籍配偶孕育的第二代,也已经有三十五万人,这些数字将会持续增加。虽然与《我的泰国新娘》是西方人来到东南亚国家娶泰国女子为妻不同,但许多来到台湾的外籍配偶是为了让原生家庭有更好的生活而来到异地。而在四方报出版的《离:我们的买卖,她们的一生》里头便收录了二十个台湾外籍配偶的故事,来台湾被仲介骗、被丈夫家暴、婆媳问题、因男女双方没有爱情得了忧郁症、被迫离婚的状况都有。外籍配偶所遇到的处境,也许比我们想像的都要艰难得多。

「在这边看纪录片讨论或许是因为我们比较幸运。」长期投入南洋台湾姐妹会的观众这句沈重的发言,似乎警醒在座的所有人。与外籍配偶的长期接触下,她发现她们的角色不仅仅是妻子、母亲,同时也是女儿、姐妹。背负这些责任与包袱,平日努力工作赚钱,假日也想儘办法照顾孩子,因为她们把爱与希望投注在小孩身上。陈凯翔则说,不论移工或外籍配偶如何努力,社会上还是会对他们有歧视的眼光。因此他才想透过one-forty以轻鬆的方式让更多人了解东南亚。接触以后才有机会了解,才能有同理心去设想对方的处境,而这也是阅影沙龙想做到的事。

上一篇: 下一篇: